Welcome to My Blog!

This is Boxer Template Demo Site
Follow Me
不懂是不是活在胜负的世界久了,挫折遇多了,竟然开始锻炼出自认伟大的魔力。。。

在党内面对永无止境的地方派系斗争,安慰自己,以前林吉祥等人不是经历更惨烈的党争吗?还不是一路走来才有今天?你这么快就想放弃?

看到学弟们因为一些挫折而打算退出校园政治,苦口婆心劝他们,说前人都不曾放弃,你们也不应该放弃,如果这些工作有理想的你们不做,谁去做?如果校园每个人都这么想,谁去撑起学生抗争的最后一面旗帜?

看到朋友为情伤,为爱烦,我去劝人家,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人比你们更惨,有些人因为战争妻离子散,有些人英年早逝,有些人天妒红颜,你他妈的哭什么,烦什么?

自己的脚趾公受伤,已经差不多一个月了,还是还没有完全痊愈,行动非常不便,我竟然强到会自己安慰自己,不用紧,至少你没有残废,想一下残废的人吧。。

有时候,要想一下自己是伟大的,能够为别人着想一切,即使是有时候心不甘情不愿,但阿Q一下,自我安慰一下,然后,擦干要滴下来的泪水,就能继续前进。


我不认识你,我也没有看过你。

听我弟弟说,你是吉打里中学辩论队的一员,也就是说,如果你还未离开人间,我将有机会教你辩论。

听我爸爸说,从六年级到中三,你一直都是他疼爱的品学兼优的补习学生,也就是说,如果你还未离开人间,你的前程将会是一片光明,并且实现你要当医生的志愿。

然而,这一切,都已经不可能成为事实。

摧毁你的人生,断送你的性命,无论是间接还是直接,文冬医院和政府都应该负起全责。

你,本来不该死。

院方说,你踢球弄伤膝盖后留院的8天,一直都有一个专科医生检查,到底这个“专科”医生是什么“专科”,为什么在第8天后,会允许你出院?为什么在那8天中,没有检查到你已经被類鼻疽(Melioidosis)菌感染。

到底在达到什么“安全”标准后,让细菌感染伤口的你出院回家休息?

当时你的情况已经非常严重,要不然不会在6小时后就要送入淡马鲁医院的急救室。但是医生竟然宣布你可以安然出院,这不只是草率,根本就是草菅人命。

当廖仲莱宣布你因为患上这个病菌而丧命时,他有没有想过自己是卫生部长,又是文冬的国会议员,竟然无力让文冬的医院有完善的设备,一流的医疗?为什么非得要让一个无辜的生命丧失后,才说会提升服务?失去的生命永远弥补不回了。

说起来也不敢相信,文冬前前后后有过2任的卫生部长,一个是1989年逝世的陈声新,一个是现任的廖仲莱,可是文冬医院至今仍然无法处理“紧急状态”,常常要开车送到不曾有卫生部长出任国会议员的淡马鲁,这不是最大的讽刺吗?

在你住院期间没有侦查到病源;
在你还没有痊愈时,让你出院;
在你最危险时刻,无法第一时间拯救你。

在出事之后,就如往常般,没有一个部长或者院长愿意辞职负责,就如明福案件一样,大楼里面死了人,就当没有事情发生一样。国阵,你们的问责制在哪里?

你真的不应该死。

如果我们的政府少点贪污,少点白象计划,就有多点钱去搞好我们的医疗服务,那我们就会有专业一点的医院,而你就不会无缘无故出院之后,死于非命。

是这个政府,这个体制让你的家庭承受一生的痛苦。

伟健学弟,你死得冤枉,相信我,总有一天,人民力量将会利用手中一票抚慰你在天之灵。你安息吧。

相关新闻:



吴启聪在6月8日《星洲日报》言路版的文章标题相信会让许多《星洲》读者跌破眼镜。吴启聪的文章标题是“马华重回谈判桌”,内容中心是讲述蔡细历上任马华总会长后,已经可以在国阵里面当家当权了。

首先,我们必须肯定吴启聪的勇气,毕竟他肯承认马华已经多年不再国阵的谈判桌了。然而如今马华是不是重回了谈判桌,却似乎不如吴启聪说的如此乐观了。

吴启聪说,在马华在任总会长蔡细历领导之下,一改过去“不求高调,只求成效”的作风,非常积极地参与国内的政治,以及重新回到与巫统的谈判桌上。

相信很多《星洲》读者会跟我一样,对吴启聪的文章感到不解,到底吴启聪是从何得出马华已经开始积极参与国内政治,并且重新回到谈判桌上的结论呢?

吴启聪文章中举出例子证明马华开始积极参与国内政治,说蔡细历和马华可以针对一系列的华社课题,直接与巫统和首相集中讨论对策,比如说华教课题。问题是,吴启聪只是说出蔡细历有向巫统提华教课题,却没有提出蔡细历与巫统见面后的成效,何以吴启聪会认为马华已经很“积极”参与政治,并重回谈判桌呢?

事实上这些马华领袖见首相谈华教课题,黄家定时代不是有过类似的事情吗?当年黄家定不也是率领非回教徒部长呈交改教的备忘录给首相,但最后碰得一鼻子灰吗?现在蔡细历只是呈交备忘录给纳吉,但为何吴启聪就预先认为巫统一定听马华话,照单全收呢?

最好笑的是,吴启聪说:“由于马华成功争取到副内长和副农长,这不止意味着马华的发挥空间 得以进一步扩大,也代表着巫统已经充份展示出谈判的诚意,愿意对马华做出资源的割舍。”

如果要说内阁的名单,就认定巫统良心发现,让马华重新平起平坐,那吴启聪肯定是天底下最天真的马华支持者。过去这么多年,马华曾经在99年帮助巫统渡过难关,但也拿不回曾经出任过的财政部长,部长职也仍旧只有4个,吴启聪所说的“资源割舍”在哪里?如今巫统只是分配副内长和副农长给马华,又不是正部长,吴启聪凭什么开心?

何况,吴启聪最近没有看到,马华的三个部长被贸消部长依斯迈沙比利消费吗?虽然三大马华部长齐声反对杂货商需申请统制品零售执照的措施,但是隶属巫统二线的部长依斯迈沙比利也完全当他们没有到,马华部长的尊严在哪里?

面对这样的窘境,吴启聪还好意思认为马华已经重回谈判桌,告别过去当家不当权的日子,这种做法不是自我阿Q就是自欺欺人了。

此文也刊登在自由今日大马

身为民联的一分子,看了学长Shinliang、学妹Onion、战友国文三篇在民联兵败乌雪后写的爱之深,责之切文章,心中真的有很多感想,必须写下来,希望民联能够及时亡羊补牢,把握下届大选的黄金机会(最后的机会?),推倒暴政,还马来西亚人一个尊严,许下一代一个未来。

民联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到底要如何才能挺进布城?我觉得首先必须先解决以下几个问题。

1. 民联的“道”在哪里?

2008年4月1日,安华、林吉祥和哈迪阿旺宣布公正党、行动党和回教党三党继1999年之后结盟,联盟名字为“人民联盟”,当时民联雄踞5州,又否决了国阵的2/3国会议席,一切都是那么美好,也有着“候任政府”的气势。

2008年4月14日,当安华重新获得政治参与权时,在马来政治腹地Kampung Baru高调复出,喊着的是一句又一句震撼人心的“Ketuanan Rakyat!"(人民主权)时,当时的安华和民联对入主布城根本就是信心满满,无可否认,当时的民意的确强烈的靠在民联这里,所以民联才有916变天的大计。

安华喊出“人民主权”的战略目的就是摆到明要将巫统的“马来主权”来个釜底抽薪,当时虽然没有任何实质的内涵,但“人民主权”的确让人民如沐春风,更重要的是,这句口号是琅琅上口。

然而,自从那次的大集会和916变天失败后,“人民主权’似乎就这样不见了,就连安华在308大选前提出的”新经济议程“也无影无踪。

纳吉在去年4月接手首相前,先发动霹雳政变,打击民联的气势,虽然我们可以炮轰纳吉卑鄙,但他的确在霹雳政变之后反超民联,并以“快狠准”的手法打出“1个马来西亚”来重新凝聚国阵的基本盘,吸纳中间选民。

丘光耀说过,政党有“道”和“术”,如果你问我,我觉得民联现在有“术”没有‘道’,国阵却是有“道”,又有“术”,虽然那可能是“邪道和邪术”,但却导致我们在气势上自然输给国阵,而政治和选战上,没有气势,就很难拉抬选情,在最后一刻一锤定音。

民联各领袖肯定不会忘记,他们是如何从90年曾经一度攻破国阵2/3多数议席(差7席而已),到95年的惨败;他们也肯定对99年来势汹汹的替阵到04年的一败涂地记忆犹新。

90年,当时的人阵强打“改朝换代/两线制”为主轴;99年,当时的替阵则强打“迈向公正的马来西亚”,都取得相对好的成绩,然而当91年,马哈迪提出2020宏愿时,在野阵营毫无反击之力;同样的04年阿都拉的“清廉首相”,也让替阵一筹莫展。

这些教训,公正党、行动党、回教党还没有受够吗?在资源和国家机关都被国阵垄断的当儿,软攻势就足以摧毁在野党。

但民联现在就是没有“道”来反击“一个马来西亚”,导致人民无法用“一句话”来形容民联的政策。
去年民联推出共同政纲时,显出了诚意,但却不解为何没有为这个共同政纲冠上“名字”,如“人民主权--民联政纲”,简单来说,就是应该把“人民主权”从一而终!一直到下届大选,要人民从“人民主权”与“一个马来西亚”做抉择。

去年跟国文他们喝茶时,谈到当年的“人民主权”,我们都很扼腕叹息,为什么那么具有战略意义的口号会空置一边,搞到现在民联只是沿用反对党的攻势,以课题进攻,也就是“术”,最终只能对“一个马来西亚”隔靴搔痒。

今时今日的反对党完全不能同日而语,当初的反对党真的只是反对党,如今是掌握州资源,并拥有大量的国会议员,三党不会轻易说分手就分手,国阵也的确没有像以前那么容易攻破民联,乌雪成绩虽然败北,但累计的支持力量可见一斑。

对比起90年后和99年后的在野党,现在三党合作的基础强大很多,但是却没有一个交汇点,无法凝聚三党最强的实力,来反击巫统主导的国阵。到底为什么民联没有“道”,因为民联三党的协调不足?为什么协调不足?

这就回到一个很关键的问题,也是我一直想民联同志深思的问题。


2. 民联优先,还是火箭/蓝眼/月亮优先?

我们问慕尤丁是马来人优先,还是马来西亚人优先,拿了彩,我们也知道在民联的大多数战友都愿意承认我们都是马来西亚人优先,种族为后。

但是你们是否愿意民联优先,火箭/蓝眼/月亮为次?

然而从民联执政的各个州属政策,到基层合作打选战来看,我们必须承认,我们三个党很多时候是“平等分权,各自为政”。

三个党在联盟里面的地位是平等的,比起国阵里巫统一党独大的情况,民联的合作模式的确是值得嘉赏的。但无可否认,我们有时平等过头了,略显团结不足,国阵虽然由巫统霸权领导,但是它有一群很听话的随从如马华和民政,所以“看起来”很团结。我们民联不要有随从,但是不是就一定要时时刻刻以自己党的利益先行呢?

这样,我们结盟来干嘛?

从政策上而言,想当初2008年4月1日,民联成立日,安华和其他民联领袖都有说会统一各州政策。然而,到了今天,好政策很多,但不统一,槟城有分发抚恤金予老人,为什么吉打和雪兰莪没有?为什么雪州有免费水,吉兰丹和槟城没有?霹雳有永久地契,为什么雪州没有?

反此总总,虽然明白各州面对困境不同,但肯定会有一些政策可以共同实行,如真的不能实行,至少有个交代。除了政策上,政府路线上,各州也毫无交集点,槟城是CAT,雪州是Merakyatkan Ekonomi,如果各州首长可以坐下来好好谈,再以一个“道”作为口号、精神、标语、徽章来治州,民联的统一性和共性才能彰显,也会给人民更多的信心,委托他们入主布城。

从基层合作而言,我觉得这更加薄弱。

首先,我先向每一个加入民联的人致敬,毕竟几乎每个都是有理想和原则的,甚至不怕牺牲。但是,在面对共同的恶魔之际,我们能不能互相忍让一点?多点对话,少点抱怨,我们就不会那么辛苦。

就拿乌雪补选来说,不了解为什么三党竟然没有共同的竞选口号和主轴,甚至是布条的主色、字体、徽章,统统都是你做你的,我做我的。一时看到,"拒绝分化政治",一时又看到“捍卫乌雪,改造大马”,一时又看到“拯救马来西亚”;那最后到底是要改造马来西亚还是拯救马来西亚?

全部文宣其实都有创意,但是没有统一,没有主轴,打来打去都不能直击“一个马来西亚”的核心。也许这就是因为我们三党之前没有“大道”的原因,导致连“小道”也出不来,真是可惜。

此外,在一些重要的民联场合如公布候选人及选前之夜的超级讲座,基层是否有敏感度地挂上三党的党旗、播放三党的党歌、或甚至播放一首“民联之歌”或竞选主题曲?(虽然打了12场补选,这两样肯定还没有做)

除了选战,一些其他小型活动如选民登记运动、农历新年庆典、开斋节的门户开放这些与选民接触的活动,民联三党是否有协调好,到底要做些什么?统一性在哪里?

基层是政党最重要的一环,民联三党的基层如果多点谅解和协调,一切以民联利益为首要考量,党的利益为其次,如果能这样,相信很多问题,我们将能迎刃而解。这是我们基层最容易做到的,不是吗?

3. 选区战略部署

这是夺下布城最重要的一环,民联必须知道,马来西亚不是奉行总统选举的一人一票制,我们是走选区制的。在总统选举,我们只要选票过半,就可以执政,但是在奉行选区制的马来西亚,我们选票或许可以过半,但议席未必能够过半,这一切就功亏一篑了。

以下是老友王德齐在《当今大马》罗列出56个国阵的“边缘”选区:


56个里面,只要拿掉30多个,我们就可以入主布城。但是,除了要“攻城”,民联其实也不要忘记“守城”,民联有更多的危险选区,其中一个乌雪,已经在425给国阵拿回了,这些危险选区包括:

*Pasir Mas的独立人士Ibrahim Ali已经宣布亲向巫统,Kulim Bandar Bharu 和 Nibong Tebal的Zuikifli及陈智铭已经分别被开除和退党成为独立人士。

之前,一直有分析说,只要多少%的转向,民联就能入主布城,这样的分析,如果用在一人一票的总统大选,那是正确。可是用在选区,却是不够准确的,因为选票的转向幅度,是因选区而异。

就比如说在2008年大选,行动党在近打谷竞选4国11州,赢得3国11州,其中在怡保东区、怡保西区、华都牙也全都以5位数的多数票拿下,4个国会底下11个州议席全都胜出;但是火箭却在金宝国席落马,毗邻的议席可以赢超过2万,甚至有林吉祥和冯宝君坐镇,但是却为何帮不到近在咫尺的金宝?

上届金宝输了2000票,问题出在哪里?问题就在选区的课题不同,如当地拉曼大学即将建峻,该区国阵候选人李志亮人缘极好,因此当地人民州投火箭、国投国阵。

在打选战时,国家议题可以是主导,但是选区的一些课题却是不能忽略。金宝就是输得最可惜的其中一个例子。

308两年过去,民联有没有划定夺权选区或保护边缘选区?在这些选区重兵部署、进行针对性地进攻,如登记新选民、勤做民生服务、多办亲民活动都是民联现有资源下轻而易举能够做到的。但是民联有做吗?别忘记,国阵还是最厉害绑桩的。

我一直深深相信,下一届大选是改朝换代的唯一“黄金机会”,我们保住州政权或夺下更多的州政权,其实对改革国家于事无补,毕竟权力已经高度集中化于联邦政权。我们要更换的,是联邦政权,我们输一场补选没关系,但是一定要重新拟定“统战‘策略,才能通过选举,一举歼灭暴政。

人民需要努力,民联更应该自强!大家一起加油吧!

读了吴启聪在星洲日报“对事不对人”一文后,心中郁闷不已,必须写文反驳,以正视听。


吴启聪说马华向来秉持的原则,是对事不对人,因此当初马华只是支持再益的立场,并没有支持再益这个“人”。笔者重看张念群的文告,发现该篇文告的中心概念并不是强调再益这个“人”,而是质问马华现任领袖,如果还秉持当初废除内安法令的立场,为何如今却要与一个同样立场的再益为敌呢?


所以,由始至终,张念群只是要求马华领袖遵守回之前的立场,并无任何不妥之处。


笔者认为,张念群文告的出发点是正确的,毕竟一个领袖或者政党必须如吴启聪所说的,要坚持原则。张念群认为当初蔡细历、林祥才和颜炳寿如果当初都敢于在媒体针对再益废除内安法令的立场表示支持的话,他们所秉持的立场理应始终如一,可是为什么当再益出现在敌对阵营时,马华等人就忘记了自己支持废除内安法令的立场,转而支持一个对内安法令毫无立场的国大党候选人呢?


除了内安法令的立场外,现任马华总会长蔡细历也曾经说自己是“马来西亚人优先”,但是副首相慕尤丁却说他是“马来人优先”,甚至获得首相纳吉的附和,这时马华和巫统的立场看来也相左,可是为什么马华还要与巫统站在一起,甚至在乌雪并肩作战呢?


另外,我们也看到马华也曾经在中文报章炮轰土著权威组织(PERKASA),可是为什么当国大党候选人卡拉玛纳丹接受网络媒体访问时说每个人都是PERKASA时,马华还要支持他呢?马华的原则在哪里?


如果按照吴启聪所说,马华是“对事不对人”的话,那马华应该是与同样立场的人如再益和同样立场的政党如行动党站在一起,但为何如今却又去支持一个没有同样立场的人和没有同样立场的政党呢?难不成只要是国阵的人,马华就会毫不思索地给予支持?看起来,马华不是对事不对人,而是对人不对事啊!


吴启聪说,马华曾经支持再益废除内安法令,但并不代表马华必须支持再益往后的政治发展,然而吴启聪没有解释,如果再益往后的政治发展依然是要求废除内安法令呢?除非这些马华领袖已经忘记当初那些义正言辞的声明,要不然马华没有理由不支持他吧?


至于吴启聪以九洞州议员许月凤退党的例子,更是风马牛不相及!吴启聪问道九洞选民在许月凤跳槽后是否还继续支持她?看来吴启聪不明白,当初九洞选民支持许月凤是要她代表行动党抗贪腐,争民主,如今她靠向一个贪腐滥权的阵线,人民当然不会再继续支持她。


与立场坚定的九洞选民相比,当初马华是支持再益的立场,而再益跳槽后,立场至今也没有改变,为何马华要自己先变呢?

一场华团列席马华会长理事会的会议,引发了火箭与华总的骂战,一发不可收拾。行动党秘书长兼槟城首席部长林冠英罕见地公开炮轰华总总会长方天兴,让人惊讶,这也看出行动党与华团所存在的潜在对立关系。

事实上,虽然林冠英讲的是事实,但身为一州之长的林冠英实在没有必要针对此事大发雷霆,交由二线领袖回应即可,因为华总本来就是一个对华社毫无影响力及建设的组织,它去列席马华会长理事会的会议,只是进一步证明他们欲“马华化”,根本不会影响到欲支持行动党和民联的华裔选民。

华总到底是什么?为什么他们跟马华一样,自称可以代表华社?

华总的官方网站有关于华总的简介:“马来西亚中华大会堂总会(简称华总)是由马来西亚13州的中华大会堂或华团总会 (即州内的最高华团领导机构)所组成的一个总机构。各州的中华大会堂的团体会员涵盖社、经、文、教等各领域的华团, 因此被公认为各州的最高华团领导机构。”

的确,华总是为了整合马来西亚华团的一个组织,虽然不能完全说成代表华社,但至少是代表华团,这一点勿庸置疑。华总的前身是“堂联”,在1991年获准成立 ,至今已经有20年的历史,但是到底这个组织对华社或华团有过什么显著的贡献?

华总在过去20年,根本不曾将它所拥有的力量展现,它的贡献根本不及董教总及它的子会员隆雪华堂。过去20年,威胁华社和华团权益的事情层出不穷,如宏愿华小、英文教数理政策;甚至是当巫青团欲焚烧隆雪华堂,华总都不曾做出严厉的反对及动员力量对抗,只会一味利用马华式的协商来对华社敷衍了事。

最让华社失望的,要数1999年的诉求事件,在那个“烈火莫息“风起云涌的年代,雪华堂(隆雪华堂前身)发起一项“大选诉求”运动,并成功召集超过2000个华团联署,内容除了要捍卫华社和华团的权益外,还包括废除恶法、推动民主化等进步诉求,可说是马来西亚华团这么多年来最具规模性的“问政”,深获各族人民及在野党赞赏。

然而,自称可以代表华社的华总竟然在这个历史性的事件上表现出“去政治化”的态度,因为深怕得罪马华和国阵,竟然说,对诉求是原则上同意,但是不签署!当2千多个华团都已经签署时,这个“母会”竟然说出这样的话,伤尽华团和华社的心。

虽然“诉求”最后在当权者的威迫利诱下功亏一篑,但是它却让人看清楚华总的真面目,那就是“逃离政治”,与马华一模一样。事实上,华总常年来都被保守的华团领袖领导,进步的华团领袖去年在改选中落败,更进一步证明华总没有任何突破,如今仅有的存在价值竟然是沦为纳吉和马华的传声筒。

就让华总列席马华会长理事会吧!华总与马华,本来就是一家,现在华总要列席马华的会议,只不过是将“地下情”公开,并无任何不妥。只不过,这两个组织,对华社权益没有任何影响力,华社只需当闹剧看看就可以了。


此文也刊登于freemalaysiatoday


“如果你上阵,我一定支持你!”

自从回去文冬活动过后,太多太多的亲戚朋友跟我讲这句话了。

我首先得谢谢他们的好意,毕竟获得人家的肯定的确是开心的。

但问题来了,你是要支持我,还是支持“改变”,支持“民联”?

按照这样逻辑,今天我代表马华的话,你也会支持我。因为你们说的是如果“你”上阵。

那有什么意思?就是说,人比党重要?

这是不正确的,在马来西亚的政治现实,一定要先以政党理念比较,之后才看候选人人的素质,如果国阵比较民联,国阵更加种族主义,更加贪污腐败,你就应该支持一个相对清廉,相对多元的民联。

至于候选人的素质,是在觉得两个政党都是不相上下时,才考量的关键因素。目前,马来西亚的政治现实根本不可能有这样的考量机会。

所以,感谢你支持我,但是不要再说“如果是你上阵,就支持你”,那你根本就不支持民联,不支持改朝换代。在走向改朝换代的历史时刻,只要能够推翻国阵,谁是候选人,又有什么关系呢?
请大家先看《星洲日报》副新闻主任候雅伦今天的文章:http://opinions.sinchew-i.com/taxonomy/term/7

---------------------------------------------------------

今天一大早,看了《星洲日报》副新闻主任候雅伦在“情在人间”专栏里写的“沉着,为了走更长的路”一文,心里蛮不是滋味,必须着文反驳,以正视听。

候雅伦在该文章开始时,先表达她对霹雳州议会第一天可以顺利进行感到“松一口气”,她还这样写到“霹雳州务大臣赞比里召开新闻发佈会表示欣慰,脸上洋溢开心的笑容。”来表达她对第一天议会的平静乐以见成。

候雅伦也许不知道,为什么赞比里会“洋溢开心的笑容”?而事实上,赞比里不是在大前天才“洋溢开心的笑容”,早在国阵去年绕过议会除掉民联,赞比里被纳吉委任为大臣后,他在人前人后都一直“笑嘻嘻”地“暗爽”了,即使是在混乱的507还是902议会,他都是“笑脸盈盈”。

无论331的议会有没有混乱,赞比里都会继续“笑”下去的,何况这是他第一次经过联邦法院“合法化”后,第一次以“最合法”大臣身份出席议会,当然是尽在不言中。然而这就代表候雅伦可以对当天在议会发生的一切“松一口气”吗?

身为媒体人,而且是全马第一大华文报高层的的候雅伦难道不知道,在霹雳州议会第一天,媒体们就被“隔离”在一片玻璃后面,完全不能现场采访,宛如观赏“默剧”,创下了马来西亚议会的记录,如此变相地打压媒体自由,剥夺记者的采访权利,候雅伦竟然可以说“松一口气”?候雅伦该怎么面对自己报馆的记者及那靠着《星洲日报》获得资讯新闻的百万读者呢?

除此之外,继去年507的黑色议会后,今年首次的霹雳州会议的第一天,竟然就有大批的警员入驻议会厅,完完全全侵犯了议会的自主权,典当了议会的尊严,难不成候雅伦要告诉大家,她也对这样的景象感到“欣慰”或是“松一口气”吗?

第二天霹雳州议会乱象横生,然而候雅伦知不知道“乱”的起因是什么?或许候雅伦认为“大臣”一职已无争议,因为法庭已经判决赞比里是“合法大臣”,即使是民联本身对大臣一职也没有“过激”的行为,默默接受,然而“议长”一职,从来没有过法庭任何的判决(即使有,也是侵犯立法权,因为宪法阐明司法不能介入立法),换句话说,民联的西华古玛依然还是“合法”的议长。

既然还是合法的议长(除非候雅伦认同国阵在去年507“撤换”议长的暴力手段),民联当然就不能允许一个非法的议长主持议会,因此频频提出议会常规来要求“伪议长”解释,结果不得要领,当然是离席抗议,捍卫原则,难不成要坐在议会里头,默认那个“伪议长”吗?

候雅伦一直认为,人民会对这样的抗争行动反感,但是候雅伦知不知道,如果民联连原则都不再捍卫的话,人民又会如何有信心将政权交予一个轻易向强权臣服的联盟呢?如果我们国家全部都秉持候雅伦这样的心态,最常常洋溢开心笑容的,依然还是赞比里等人。

贫贱不能移,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与候雅伦共勉之。

就在全国“第一大”华裔政党马华诸公正为了那至尊的宝座而争个你死我活的前一天,我国另外一个全国最大的巫裔非政府组织马来人土著权威组织(PERKASA)也召开第一届代表大会,并邀得曾经呼风唤雨的前首相马哈迪来主持开幕,风头一时无两。

PERKASA在此次大会前几个月,就已经有非常惊人的举动,来让全国人民注意他们。其中包括发动对槟城首席部长林冠英的示威行动,并焚烧林冠英的肖像,指责他背叛马来人。在高庭宣判不能禁用“阿拉”字眼后,他们在国家回教堂发动游行支持巫统上诉,并要其他教徒尊重回教。

随着PERKASA主席伊布拉欣阿里在大会上高举马来短剑,宣告着这个极右的巫统外围组织正式进入马来西亚混乱的政局,一句“任何政党如果不想在下一届大选惨败,那就最好不要与我们为敌!”就可见他们的“政治决心”。

就在PERKASA做出如此极端言论与行动的当儿,我们还看到他们获得准证游行,甚至是可以注册为合法组织,身为执政党的马华依然惯性地没有做出任何的反应,民政党则因为发放不同内容的中英文文告而贻笑大方。

至于一些亲国阵的华团和评论人,则炮轰PERKASA违反了纳吉的“一个马来西亚”理念,言语中似乎帮助纳吉甚至是巫统撇清与PERKASA的关系,尽力为纳吉政权涂脂抹粉,并肯定纳吉的“多元化”路线。然而,事实上真的如此吗?纳吉真的是与PERKASA一段关系也没有吗?

纳吉在上任首相前,出了名是一个极端的种族主义分子,可是出任首相后,为了挽回流失的大量非马来选票,效法马哈迪1990年的“马来西亚国族”口号,推出“一个马来西亚”来淡化巫统的种族本质,虽然他废除上市公司及27个服务领域的土著固打制,但并不足以证明他放弃了种族政治,就如当年马哈迪也曾经有过“小开放”政策,然而我们今天却看到他频频炮打非马来人,甚至为PERKASA持开幕,当年的“开明”首相去了哪里?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巫统本来就是靠种族主义起家的,现在走向多元,岂不是动摇了党本,而且巫统深信自己多年来经营的基本盘就是希望看到巫统越来越种族化。结果纳吉在展现“多元”的面向时,不忘指示副手慕希丁在马来社群面前继续扮演种族主义分子,甚至暗中扶植PERKASA来玩弄种族主义,指责民联背叛马来人。在武吉甘当补选及巴眼槟榔补选,马来票的回流更让纳吉相信,只要继续玩弄两面人的政治,就能在下届大选收复失地。

更让人失望的是,亲国阵的华团和评论人,为什么只会炮轰PERKASA的成立,却不去质疑为何纳吉不曾反对PERKASA的成立呢?身为首相的纳吉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他要的话,就能命令他的表弟希山慕丁阻止PERKASA注册。为什么他不要这么做呢?

因为PERKASA所做的一切,都是纳吉布的局,就这么简单,人民必须张大双眼看清楚。

此文也刊登在自由今日大马


Contact Form

Name

Email *

Message *

Translate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