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My Blog!

This is Boxer Template Demo Site
Follow Me

心。。。痛。。。



By  ZYH     Thursday, March 05, 2009     
心真的很痛。

为什么你可以这么残忍?
司法权不能逾越立法权,这是立国之本。
先例一开,立国之本荡然无存。。。难道你完全没有那一丁点的良知吗?

议长西华姑玛开的会议是合法的,这是议长的权利。
但你当议长和民选议员是什么?

流氓?罪犯?
竟然动用大批警力阻止他们进入州议会开会?

纳吉,你当人民是什么???
总有一天,人民将会用选票告诉你,你做错了!

等着瞧!

About ZYH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adipiscing elit. Maecenas euismod diam at commodo sagittis. Nam id molestie velit. Nunc id nisl tristique, dapibus tellus quis, dictum metus. Pellentesque id imperdiet est.

36 comments:

珽凯 said...

他的面目 让人了解
他的所为 让人不齿
他的上任 但愿很短
他的上任 可能是巫统的末路

B@dman said...

难道你们不觉得你们在哗众取宠吗?
当你说司法权不能超越立法权之时,是否记得民联才是先开口要法庭判国阵为不合法的政府啊!
如今,议长要召开紧急州议会,根据宪法得苏丹御准。可是,议长有得到御准吗?既然没有,警察执法避免不合法的事情发生又何错只有呢?
何必呢?还说不是恋权!在大树下开州议会都做得出来,不可耻吗?
民联要人民的支持,过多的政治把戏,人民很快就厌倦了。如果,你们大大方方的从台上走下再补一句“下届等着瞧”,我想民联获得的掌声肯定比现在多。

Kaito Liew said...

議長要開緊急議會,只需15人就能召開,不需要蘇丹的同意。

民聯提出訴訟,是針對國陣行政權的合法性。國陣提出的訴訟竟然是禁止議會的召開,多麽荒謬!

立法權絕對不能被質疑的!

戀權?!這個權力本來就是屬於民聯的!!何來戀權!?戀權的恰恰的是反動的國陣。

大大方方的从台上走下再补一句“下届等着瞧”,我想民联获得的掌声肯定比现在多。

難道民聯要坐視不管,任其國陣反動派蔑視國家憲法嗎!?對罪惡沉默,就是罪惡的共犯!

estang said...

1957年的宪法精神已荡然无存,
民主三权分立已混淆不清,
历史将是一面照妖镜,
虽名留青史,
虽遗臭万年,
等着瞧吧!

朱政晖 said...

在大树下开州议会没有什么可耻,利用警察无理阻止议院进入州议会大厦开会才是可耻的。
大树下开会可耻吗?为什么可耻?至少大树比国阵的走狗可靠多了。
那些贪赃枉法的国阵就不可耻?炸尸的首相很光荣?

珽凯 said...

回复badman

休会后重开与新一季的州议会是不同的,
一者需要苏丹御准,一者则不需要。唯一能够诠释议会常规的只有被赋予权力的议长,而不是州秘书。如果说州秘书有权说议会是非法的,那么为何还要有议长。如果秘书能这么做,那么我们也不需要委任议长,只要秘书一手包办就行了嘛!何必浪费钱呢?

其二,解散州议会的动议为什么是恋权的体现?难道你和国阵一样也认为民联一定能得到人民委托,再次执政吗?那么赖死不解散州议会的国阵,不让人民做主,不是更恋权吗?何必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呢?

其三。导致树下开州议会的是何许人也?是不让议员进入州议会的人还是被逼在树下开会的人?真正可耻的是滥权阻止议员进入的人的人,还是坚持还政于民的人呢?

其四,同样的逻辑用在国阵上是否更贴切,以金钱的手段夺权,不解散州议会,死赖不走的人,不是真正被人民唾弃吗?“如果,你们大大方方的从台上走下再补一句“下届等着瞧”,我想民联获得的掌声肯定比现在多。”似乎比较适合劝告国阵一方吧!

珽凯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珽凯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B@dman said...

回复珽凯




我正想请您会去做好功课再说有没有需要苏丹御准!紧急会议是必须超过15位议员才能向苏丹要求召开。提醒您,我国是君主立宪的国家!

其二,我从来没有否认过国阵恋权,然而我也认为国阵领袖承认自己恋权。这又如何?我发表的言论是针对民联,你何必拿国阵出来混淆视听呢?民联要解散州议会就要求你们认为“合法”的州务大臣去见苏丹就好,何必搞这么多“多余”的事情呢?博同情吗?再者,为什么民联要还政于民?还不是博个再度执政的机会!恋权就恋权啦。。。何必否认,政治人物是这样的啦!

其三。大哥,既然国阵将这件事带上法庭了,身为执法的人员不用做工吗?就好比一个争夺抚养权的官司在进行期间,孩子还不是得交给政府人员看管。道理就是一样的。口口声声“还政于民”还不是要当官,我说错了吗?

其四,同样的逻辑用在国阵上决不贴切,现在执政的是国阵,何必要说“等着瞧”呢?再者,你有什么证据说国阵用金钱政治手段?你充其量也只能说国阵挖角而已!既然政权不见了,与其吵吵闹闹,倒不如服务选民,不是更脚踏实地吗?

B@dman said...

民聯提出訴訟,是針對國陣行政權的合法性。國陣提出的訴訟针对议会召开的合法性,多荒謬?

立法權絕對不能被質疑的,行政权应该被质疑?

你说权力属于民联,那么我想问您国阵目前得到多少位议员的支持,民联又多少?简单的数学难不倒你吧?

国阵如何藐视国家宪法,我想听您娓娓道来

珽凯 said...

回复badman

谢谢你底线退守告诉我议长能够召开紧急会议,而复会是不需要苏丹同意的。谴责以色列攻打巴勒斯坦,国会也是复会召开,根本不用找最高元首,就是很好的例子。还是你要说,那次会议也是非法的?

再者,你能否直接告诉我民联有多少为议员?可不可以召开会议?“简单的数学难不倒你吧?”这句话原封不动的还回给你,

其二,谢谢你也认同国阵恋权,对于恋权者我们应该怎么做?召开州议会,投不信任动议,解散州议会,觐见苏丹,重新选举。为什么是博同情和多余?原来你是觉得照程序是博同情的体现和多余的,难怪你会认为国阵跳过民主,绕过州议会,见苏丹换政权是对的,因为你认为那是民主程序与议会程序是多余的!怎么又和你说的让人民下届选过是自相矛盾呢?

其三,你的类比就有错误了,抚养权的案例和违宪是一样的吗?一个是民事诉讼,一个是破坏国家体系如何比较?根本是风马牛不相及!更进一步说,三权分立,你了解吧?是要互相制衡,意思是不要有一方的权力过大的一种体制。当立法问题,需要被司法和执法介入会导致什么结果?不就变成了由我来设立条规,由我来抓人,由我来判你的罪!这是不是叫做独裁,三权合一呢?

其四,博个机会再度当官的机会?请问你选举和赌博一样吗?一者是需要得到大众支持,一者是什么都别想只靠运气怎么一样?民联敢这么做,因为他们认为11个月的执政是利民的,有信心得到大家认同他们的政策。国阵不敢这么做,因为他们知道民心不再,必然大败,所以变无赖。

其五,还政于民的概念是让人民选择为自己打工的人,不是说我想当官的概念,请不要混为一谈!

其六,同样的逻辑用在国阵上决不贴切,现在执政的是国阵,何必要说“等着瞧”呢?我实在看为什么不贴切?国阵的夺权是直接换政府,而使用手段夺权前,为什么却不能大方的这么想呢?诚如我刚刚说过的你认为民主程序和议会程序是多余的,难怪你会觉得这句话不贴切嘛,因为不会有下届了吧!

其七,既然政权不见了,与其吵吵闹闹,倒不如服务选民,不是更脚踏实地吗?这么又在说国阵了,政权不见了,就应该好好服务人民,不应该想着夺回政权,整天想着要用什么手段夺权,这只会让他一败涂地!

朱政晖 said...

其一 民联胜
其二 民联胜
其三 民联胜
其四 民联胜
其余 民联胜
哈哈。。。幸好支持还政于民的人很多,不然国阵的独裁就做大了。
我们尊重支持国阵的人,的确有些人没有在国阵政府的管制底下受过任何不平的对待。
我们大部分人民可能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国阵卑鄙无耻的举动,只会继续失去民心,因为人的本性是善良的。

朱政晖 said...

国阵:“其实根本就不用什么三权分立,那是--口号!!我就是三权分立,我就是皇帝!”

Kaito Liew said...

国阵如何藐视国家宪法,我想听您娓娓道来。

罄竹難書。

自從1988年的司法危機開始,國陣反動派就把憲法把厠紙了。

你说权力属于民联,那么我想问您国阵目前得到多少位议员的支持,民联又多少?简单的数学难不倒你吧?

議員的數量?算什麽?不如請閣下查一查去年308普選時,雙方所得的人民選票,查了再回來吧。

B@dman said...

当我交代数学题给您时,我是想请您论证为何谁应该是霹雳的政府,为什么你不敢回答?反而要混淆视听?民联要召开州议会,其合法性国阵交给法庭去裁决,何错之有?既然民联可以坦然无惧的说自己是跟着宪法走,那么就应该让司法告诉你,“民联是对的”何必这么紧张?

其二,我都说了,要解散州议会只要尼察去见苏丹就好了,没有必要召开州议会!熟悉宪法的您,不会不晓得吧?为什么民联可以直接见苏丹却硬要搞多一个紧急州议会呢?当你说“跳槽”时,我更想请您详细说明308后,谁才是高呼“跳槽夺权”的始作俑者?为什么民联要用跳槽夺权没有问题,然而国阵却不可以?还有,请您不要乱扣帽子后,再说我的言论自相矛盾,好吗?

其三,我想请您在说了那么多后,解释一下,为什么民联将行政权带上司法不是三权合一?然而,国阵要求司法检测州议会是否合法却是三权合一呢?这样的双重标准如何让人心服?还是,民联经不起考验,不敢面对司法的检测?
其四,民联要这么做事要“夺权”,请您不要否认,好吗?要夺权就承认啊,何必害羞?还有,要解散就找苏丹,何必什么都赖给国阵?民联姓赖啊?

其五,好一个“为人民打工”的“还政于民”之解说。为人民打工的不就是官咯。。。我觉得你真得很奇怪,硬要写出一些文字来掩饰民联领袖要当官哦,要当官又不敢坦白说出来,像话吗?

其六,看你,又给我乱扣帽子了,我说同样的逻辑不能用在国阵,因为国阵现在执政。当你谴责“跳槽夺权”时,麻烦您为大家说明,谁是第一个挖角的阵营。

其七,
“既然政权不见了,与其吵吵闹闹,倒不如服务选民,不是更脚踏实地吗?这么又在说国阵了,政权不见了,就应该好好服务人民,不应该想着夺回政权,整天想着要用什么手段夺权,这只会让他一败涂地!”
以上的话在说国阵?拜托你,搞清楚情况好吗?现在是民联要夺回失去的政权~

你如果没睡醒抑或要乱套帽子,就请您不要再回复了。没有意思,更奇怪的事,还有一位仁兄说:
其一 民联胜
其二 民联胜
其三 民联胜
其四 民联胜
其余 民联胜
你是在说我们吗?希望不是。。。

B@dman said...

当我交代数学题给您时,我是想请您论证为何谁应该是霹雳的政府,为什么你不敢回答?反而要混淆视听?民联要召开州议会,其合法性国阵交给法庭去裁决,何错之有?既然民联可以坦然无惧的说自己是跟着宪法走,那么就应该让司法告诉你,“民联是对的”何必这么紧张?

其二,我都说了,要解散州议会只要尼察去见苏丹就好了,没有必要召开州议会!熟悉宪法的您,不会不晓得吧?为什么民联可以直接见苏丹却硬要搞多一个紧急州议会呢?当你说“跳槽”时,我更想请您详细说明308后,谁才是高呼“跳槽夺权”的始作俑者?为什么民联要用跳槽夺权没有问题,然而国阵却不可以?还有,请您不要乱扣帽子后,再说我的言论自相矛盾,好吗?

其三,我想请您在说了那么多后,解释一下,为什么民联将行政权带上司法不是三权合一?然而,国阵要求司法检测州议会是否合法却是三权合一呢?这样的双重标准如何让人心服?还是,民联经不起考验,不敢面对司法的检测?
其四,民联要这么做事要“夺权”,请您不要否认,好吗?要夺权就承认啊,何必害羞?还有,要解散就找苏丹,何必什么都赖给国阵?民联姓赖啊?

其五,好一个“为人民打工”的“还政于民”之解说。为人民打工的不就是官咯。。。我觉得你真得很奇怪,硬要写出一些文字来掩饰民联领袖要当官哦,要当官又不敢坦白说出来,像话吗?

其六,看你,又给我乱扣帽子了,我说同样的逻辑不能用在国阵,因为国阵现在执政。当你谴责“跳槽夺权”时,麻烦您为大家说明,谁是第一个挖角的阵营。

其七,
“既然政权不见了,与其吵吵闹闹,倒不如服务选民,不是更脚踏实地吗?这么又在说国阵了,政权不见了,就应该好好服务人民,不应该想着夺回政权,整天想着要用什么手段夺权,这只会让他一败涂地!”
以上的话在说国阵?拜托你,搞清楚情况好吗?现在是民联要夺回失去的政权~

你如果没睡醒抑或要乱套帽子,就请您不要再回复了。没有意思,更奇怪的事,还有一位仁兄说:
其一 民联胜
其二 民联胜
其三 民联胜
其四 民联胜
其余 民联胜
你是在说我们吗?希望不是。。。

B@dman said...

回复Kaito Liew

什么罄竹難書?没有就没有啦!
1988年的司法危機,是修改宪法,如果你硬要用反面来论述,我无法阻止。

根据宪法获得多数议席的政党可以执政,之前我这个是回复以宪法为根基的问题。而你却要我回答乖离宪法的问题,我很困扰啦。如果你要我承认民联获得的选票比较多,你就拿出数据,我愿意相信你。

谢谢您对我的关注

B@dman said...

回复Kaito Liew

什么罄竹難書?没有就没有啦!
1988年的司法危機,是修改宪法,如果你硬要用反面来论述,我无法阻止。

根据宪法获得多数议席的政党可以执政,之前我这个是回复以宪法为根基的问题。而你却要我回答乖离宪法的问题,我很困扰啦。如果你要我承认民联获得的选票比较多,你就拿出数据,我愿意相信你。

谢谢您对我的关注

B@dman said...

回复Kaito Liew

什么罄竹難書?没有就没有啦!
1988年的司法危機,是修改宪法,如果你硬要用反面来论述,我无法阻止。

根据宪法获得多数议席的政党可以执政,之前我这个是回复以宪法为根基的问题。而你却要我回答乖离宪法的问题,我很困扰啦。如果你要我承认民联获得的选票比较多,你就拿出数据,我愿意相信你。

谢谢您对我的关注

朱政晖 said...

蝙蝠侠真是辩论高手。。。真希望他是正义的使者。

Kaito Liew said...

B@dman,1988的司法危機,就是憲法危機。六位大法官被不當革職,就已經開啓了行政權赤裸裸干涉司法權的惡源。根本不是什麽修改憲法。

我國憲法的三權分立精神早已蕩然無存。

308大選,民聯總共獲得54%的選票,這是事實。

B@dman said...

首相都已经在执行司法改革了,为什么您还没有看到效果就判死刑了呢?

还有,我想提醒您54%只是霹雳的选票。如果按照您的逻辑,那么国阵在308获得比较多选票,是不是不应该有916的想法呢?

我不是辩论高手,只是就事论事,谢谢您

朱政晖 said...

背道而驰的人进行的改革会有什么效果?遥遥无期地等待所谓效果,就等于判司法改革死刑了。

916到现在都是个想法,国阵夺权已经是个事实。

如果按照您的逻辑,那么国阵在308获得比较多选票应该获得尊重,民联在也霹雳获得比较多选票也应该获得尊重,国阵夺权根本就是不该。
54%的选民也是应该受到尊重,这就民主。

如果合理化国阵的为非作歹,国阵就是民主。我觉得这样的民主,根本就是狗屁不通。

民联是不是哗众取宠我倒不知道,但民联的作为的确可以唤醒许多沉溺于国阵‘媒体广告’太久的人。

B@dman said...

当你把司法改革比喻成为遥遥无期之时,我就请您翻阅前些日子首相宣布的司法改革吧。。

916到现在都是个想法,国阵夺权已经是个事实。

国阵就是民主是您一相情愿的说法,然而我也从来没有支持过任何的跳槽行动。我从头到尾都只是要民联面对现实。

如果说“媒体广告”,我想国阵远远不如民联。单单一个“想法”(916变天)就可以比“事实”(霹雳夺权)搞得更加人心惶惶。就连部落客都可以合理化民联的行为。

拜托,不要再继续在民联的宣传下沉睡了

朱政晖 said...

宣布和执行是两回事。
国阵就是民主,国阵就是皇帝,不是我的想法,是我在讽刺国阵。(我误解老兄是站在国阵的立场了。。)
我觉得民联要面对国阵夺取霹雳政权的现实,但是绝对不能对国阵夺取霹雳政权屈服。如果民联停滞,日后相同的事也许会重复发生,马来西亚的民主就荡然无存了。。。这是很可怕的。
如果说“媒体广告”,我倒觉得国阵更厉害,报刊和广播最为明显。若说网络媒体则主要支持民联。我是两者的新闻媒体报导都有留意相比之下才觉得,报刊和广播都十分明显宣传国阵、略报民联的趋势。
对啊,数十年来的国阵报刊和广播媒体的广告,让我和许多人沉睡了很多年。幸好近代有网际网络可以让人得到许许多多、更多更多多层次多方面的资讯。

B@dman said...

霹雳变天已经是一个事实,若民联还是要继续“奋战”那么只会苦了人民。何必呢?
当你说媒体的报道国阵多于民联时,请容许我大胆的指出您已经缺乏了判断能力。最近的大道起价,我肯定您知道民联在批评。可是,你知不知道真正让首相提出“中止起价”的是国阵后座议员俱乐部呢?
再来,当渔民罢补风波越演越烈时,你肯定知道张健仁在国会 炮轰,可是你知不知道他最后被国阵议员以数据轰得体无完肤呢?
其实,报纸都有报道只不过民联的篇幅比较大

朱政晖 said...

-1 + 1 = 0
请容许我细心地指出您拥有很棒的判断能力,因为你正好道出了问题所在。在这种政党的独角戏下,国家的进步会被拖垮。
人民活得苦,才会奋起抗议,开始拥立民联期求改变现状。

民联没有什么警察部队、镇暴队、内安法令、媒体法令之类的力量,凭什么控制媒体?国阵这方面如何在行相信你比我清楚吧。(还是你不清楚?我可以举例。)
若说民联的媒体广告,相信主要的力量是来自想要改变现状的人民吧。如果力量来自人民而非权力压迫,我倒觉得没有任何问题。
我阅读的报纸的确是“国阵派”的,你可能在看火箭报,所以民联的篇幅比较大。哈哈。。。

民联继续“奋战”会苦了人民?
为什么不是国阵继续执政会否苦了人民?
为什么只有民联退让才会对人民有好处?
为什么不是只有国阵退一步才会对人民有好处?
这不是由你我判断说了算的东西。
就看看来届大选霹雳州人民的决定吧。

B@dman said...

我看的是星洲日报,你觉得是火箭报吗?然而,我没有说过民联操控媒体,请您不要乱套帽子。我只是要证明你说的是错的。至少我举的两个例子你都无法解释,不是吗?

当民联真的为了人民着想的时候,他们应该要知道大势已去再努力也是徒劳,再奋战也只会让局势混乱,这样不是苦了人民是什么?

我绝对不是你支持国阵,只不过希望你能站在中立的平衡点去判断谁是谁非。绝不能利用国阵过去的过失来衡量未来,过去可以是过,未来也可以改过。

给人家一个机会就像你们给安华机会

朱政晖 said...

我没说错,还记得我这里频频示威游行,主流报刊都报小数,人家照片都拍了出来啦。竞选期间的报导更不堪。许许多多的选择性刊登等等。

我不是已经给了答案你吗?你还看不明白?
-1+1=0,国阵自家来来去去的独角戏不会带来生机的。只有+1+1=2,国家才会向前迈进。所以人民才希望改变。我承认也理解国阵的确有许多为民请命的国家栋梁,但要搞清楚,论国事应以政党阵营为单位,而非个人,除非他是独立人士。

是不是徒劳仍是未知之数,奋战最小的效益至少是让人民明白国阵对待民主的肤浅。

我有立场,就是惠及人民和国家,涉之公平公正和正义。不是国阵也非民联,若民联腐败,则会惹人厌恶抛弃,像现在的国阵一样。我这算不算中立?请不要帮我套帽子。

给国阵机会是要待国阵改过为前提。明知他继续杀人还帮凶吗?我们不应盲目给予机会。

B@dman said...

请原谅小弟才疏学浅,不了解你的答案,能否请您正面解释一下我的例子?请不要说起他的事来模糊视线。

国阵内部开始有人愿意站出来为民喉舌已经是一个进步了,给国阵一个机会本来就合情合理。

重点是,局势现在是国阵的,民联再继续乱搞只会被国阵扣上防碍国家经济复苏的“帽子”

何苦给别人机会让自己让人民受苦呢?

朱政晖 said...

国阵的人捅出了烂摊子,如什么渔箱什么英语教数理什么不平等大道合约之类,让国家倒退的策略既是-1。然后国阵自家的人又抵补回去收拾烂摊子,让之恢复正常既是+1。来来去去等于0,自弹自唱,国家哪有前进的生机。结果等于0的机会,有必要给吗?
你之前的所举例子,正就是问题所在。只有+1+1=2,国家才会向前迈进。所以人民才希望改变。如果目前的国阵能做到+1+1=2,机会则给之有理。
讲了3次,不明白就算了,我不会再重复了。
这是正解,不是模糊视线的其他事。

国阵是否有能耐让经济复苏是未知事。以国阵的本色,贪污枉法家常便饭,我们真的能相信他们吗?霹雳夺权根本就是错误,只有恢复正常的民选制度这个国家才会重燃希望。国阵做回人类和恢复国家应有的基本原则才会让人民有信心。

全力拼经济的基本底线,就是有“人”拼,animal基本上拼经济拼个死。有人相信animal有这个能力拼经济吗?

我失态了,抱歉。

B@dman said...

难怪我不明白,原来是你扯开话题模糊视线。我所举得两个例子是要说明,报章上报导民联居多,而你又在说什么呢?
再来,从-1变成0,是不是一个进步?
如今,反贪污局都开始执法了,就给国阵多一个啊。。。何必这么快又多判一次死刑呢?
这次霹雳要不要解散,决定权在苏丹,民联就是爱把责任推给国阵,真是姓赖。希望人民的思维不会就此受到污染

朱政晖 said...

“难怪我不明白,原来是你扯开话题模糊视线。我所举得两个例子是要说明,报章上报导民联居多,而你又在说什么呢?”
--你举的例子是要说明国阵内部开始有人愿意站出来为民喉舌,所以应该给予机会。麻烦你看清楚你自己的内容再来评我。报章上的报导我早就已经例证解释了。
我们在辩题,不是在辩人。模糊视线是比不上你吧?一味说别人判断力不够、乱带帽子、乱扣帽子、模糊视线干嘛?

从-1变成0,是不是一个进步。可是又变回-1,又变回0,来来去去重复哪来进步?

你说起反贪局。。。这个非中立性的组织很难让人信服。倘若反贪局公正无私,相信判国阵死刑的是他了。

这次霹雳要不要解散,决定权在苏丹:同意。
民联就是爱把责任推给国阵:不同意,国阵有责任把民主制度恢复正常。-1之后不变回0就有损国阵本色了。

勇于认错,勇于改过的崇高价值观不能被抹杀,希望人民的思维不会就此受到污染。

B@dman said...

"当你说媒体的报道国阵多于民联时,请容许我大胆的指出您已经缺乏了判断能力。最近的大道起价,我肯定您知道民联在批评。可是,你知不知道真正让首相提出“中止起价”的是国阵后座议员俱乐部呢?
再来,当渔民罢补风波越演越烈时,你肯定知道张健仁在国会 炮轰,可是你知不知道他最后被国阵议员以数据轰得体无完肤呢?
其实,报纸都有报道只不过民联的篇幅比较大"
这是我之前举两个例子的回复,谁在乱扣帽子,模糊视线呼之欲出了吧?

反贪局现在有没有改善,我想我们没有必要争辩,因为事实就在眼前。巫统的金钱政治都被调查已经是一个突破了。你怎么能要求他一飞冲天呢?给他一个循序渐进的机会,不可以吗?

你这样就莫名其妙了,你要求一个获得执政权的国阵放弃,根本就是天大的笑话!而且我也可以肯定今天若是民联通过跳槽夺得政权,他们也不会“还政于民”更不会说得像你那么伟大。人都是自私的!请不要用你的乌托邦思维来论证,好吗?务实点啦

你所谓例证解释报章上的篇幅国阵居多,是不是说大选的报道啊?我是建议你不要承认,因为连民联的议员都已经承认308的报章篇幅并没有对反对党不利。

我绝对同意勇于认错,勇于改过的崇高价值观不能被抹杀,希望人民的思维不会就此受到污染。
我还希望一个人在批评一件事情时,请先了解清楚,尔后言之有唔

朱政晖 said...

呵呵,彩!

朱政晖 said...

高兴什么?彩是因为媒体成了国阵的广告,还有人对这个事实强加扭曲,才觉精彩。
合理化所有国阵的犯罪行为的人,已经不值得为之多费唇舌。就让满脑子都是“国阵是进步的应该给与机会,其他人都是乱带帽子、乱扣帽子、模糊视线的人,什么屁民联都不应该有机会是苦了人民的政党”思想的人,继续陶醉在迷糊滥塌的政治理念里不思自救吧。


Contact Form

Name

Email *

Message *

Translate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