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My Blog!

This is Boxer Template Demo Site
Follow Me

枪口对外



By  ZYH     Saturday, October 10, 2009     
上一篇的文章,我必须告诉大家的是,我不是要攻击华文学会,我只是痛心,身为大学生,部分执委还会有中学生的思维,甚至在敌人面前,敌我不分。

无论如何,昨天和顺发沟通后,我决定将暂时将拿下我之前一篇的文章,为的是不要持续让两种不同意见聚焦在这里,引发更多争议和争吵。固然我认为有这样的争吵对学会来说是好事,因为把问题拿出来讲会好过互相猜疑。

然而,在这个关键时刻,枪口对外的重要性大于一切。如果我的文章会导致两方陷入更多的争执,那将对现在的局势无补于事。

在这里,我转载顺发在facebook的一篇呼应:

我是顺发,身在柔佛无法协助你们什么。

看了宇晖的部落后,我才知道华文学会与辩论组间中出先了
一些沟通问题。

我建议双方需要心平气和坐下来一起讨论未来策略或是立场问题,不要在用“人传人”的方式隔空喊话。


在此,想和大家分享我的意见。在这个水生火热时候,大家要紧记抢口对外,而不是在自家门前大乱阵脚!

1.站稳立场----华文学会执委会:邀请政治人物出席学术性比赛何错之有

马大华文学会向来只有在财务方面对政治人物设限,因为学会担心学会活动被标榜学会靠拢某政党。
马大华文学会过去办了11届的全国大专辩论赛,每届赛事都少不了政治人物担任裁判。
在九辩时,马大华文学会也办了场《辩论表演赛》当时是马华翁诗杰、魏家祥对垒行动党邓章钦、倪可敏。

为何马大华文学会不限制政治人物担任裁判或是表演赛的辩

辩论是一项学术性比赛,辩题往往涵盖了政、经、文、教,在遴选裁判时往往都是筛选相关领域的专才当评判,他所具备的条件不只是对相关领域的认知,还要对辩论有所认知。遇到政治命题时,往往我们都会选择政治人物,时事评论员,或是政治学者。要记得我们邀请他们来,他们不是给政治演说而是针对比赛做出点评!

举例:同样发生在今天这情况,马大华文学会执委会做了立场设定——马大华文学会活动不能邀请政治人物。仪芳、劲辉与4名辩论组委还未出席听证会,马大华文学会就已判了他们死刑。
Come on...现在你们在推你们至亲的朋友下火坑。一边箱喊声援。。。一边箱又说以后不能邀请政治人物,你们垫高枕头想想!!!!!!

这是立场吗?这是Bull Shit!!!

*立场设了,能够再改,双方觉得OK,就OK。。。但是,团队友谊失去了,就一去不复返。


2. 团结

当一个团队在面临危机时,我们不应纠缠埋怨谁导致的,不是在讨论谁对谁错,况且我认为在这个事件上没人犯错!我们可以指责谁?指责诬陷我们的人--校方。以前我当主席时,也曾邀请政治人物,KKD上也没列明,Penolong Pendaftar问起的时候,才解释忘了,然后也没有事。今天的辩论组只是不好彩被拿来开刀,明天或以后可能是各小组成为受害者。所以,马大华文学会执委与辩论组组委更需要团结一致,一起共度难关,毕竟这影响的不是辩论组,而是整个马大华文学会。

3. 共同讨论

辩论组成员与华文学会执委,请你们不要再开类似辩论组讨论或是华文学会会议了。要开会就大家一起开,(重复)毕竟影响的不只是辩论组,而是整个华文学会。这就是为了减少双方的猜疑最好方法。
华文学会章程下应该是应许华文学会成立一个特别小组来处理这类似的危机,成员可以来自辩论组及执委会,并禀赋他们决策权力。

今天,受害的是整个华文学会,类似推一个,推五个,推六个人去死的言论不应存在,如果有谁建议推谁去死的主意,就先推马大华文学会去死吧。。。


记得坚持“有理、有利、有节”的原则。


真切希望---华文学会能与辩论组一同共患难
---辩论组能与华文学会一同共患难


以及在之前署名Thepplway Jian Min的一篇留言:

我们的生活脱离不了政治。
只有懦夫会告诉人我们不需要政治也能解决问题。

我想作为一个成熟人的定位首先是尊重自己,懂得尊重自己,懂得尊重别人。

面对不合理的事情有辨析是非善恶的能力,作为大专生如果钻在牛角尖里探求与正义无关的去政治化可以解决问题,那不是真的尊重自己,也不是对民主社会做了良好的示范。

今天辩论队受到对付理由很简单,就是邀请非会员进入校园担任评判。

校方是指责这6名学生违反1971年大专法令第16C条文下制定的1999年马大(学生纪律)条规第3(b)条文,擅自在今年9月8日邀请三名非马大华文学会会员,担任辩论表演赛的点评嘉宾。

大学生至少也到了法定投票的年龄了吧,为什么有权投票却没有自由做不违法的事?

大家应该据理力争的是,大专法令是否有剥夺学生的政治权利?如果大家对如此霸权滥权的嚣张非学术行为继续逆来顺受,不但不会解决问题,而且还会继续给大多数学生有了不需正义的理由。

因为很显然的这类纪律行动目的非常不纯正,他们要整个世界屈服在强权、滥权底下吗?他们厚颜无耻的把警告信寄去学生家里,这是欺负家人都是胆小怕事,息事宁人的人?

面对野蛮行为我们有权利分析他们的目的与动机,以免我们只是治标不治本的蛮干一场。

如果我们的社会一早就搞清楚学生的权利、组织的权利、校方的权限不能与滥权挂钩,那么这些警告信不都变成一种对民主社会的嘲弄吗?

后308的学府官员还有如此封建及政治霸权主义的思想,可见对我们的国家是一个新的转捩点,这事件凸显了一个选择题:正义是否要继续发声还是哑口无言?

不错面对霸权、野蛮行为我们应该智取,但是如果连敌我都无法分辨,智取谁呢?我估计如果校方胆敢乱来,势必卷起学府改革的新动力,问题是谁看到了这危机中的契机呢?

在校园里争取留住宿舍权利比较重要还是面对歪理团结一致据理力争重要?如果一个造育英才的学府都如此颠三倒四,可想而知,我们的社会我们的国家要如何进步?

与华文学会、辩论组及全体马大生共勉之

About ZYH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adipiscing elit. Maecenas euismod diam at commodo sagittis. Nam id molestie velit. Nunc id nisl tristique, dapibus tellus quis, dictum metus. Pellentesque id imperdiet est.

5 comments:

Snowpiano^ ^ said...

我赞成双方应该好好的谈,约时间吧!

相信明天会更好 said...

大家全部一起上云頂聯絡感情。

YeE fUnG said...

我也赞同,约个时间吧。。
我可以帮忙约华文学会的执委们。。
不过都星期六了,
看是不是要等听证会过后。。。

thepplway求真 said...

加油,要记住正义不会从天而降,要大家团结互助的争取。

蔚屏@屏屏无奇 said...

what i heard is another version of story, suggest u ask/ heard another pbcum ajk's opinions 1st, why and how, b4 make any comment. ( i jz met them yesterday)


Contact Form

Name

Email *

Message *

Translate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