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My Blog!

This is Boxer Template Demo Site
Follow Me

无能的马华民政



By  ZYH     Friday, October 24, 2008     
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烂的政党。

在党代表大会上,口口声声要检讨/废除内安法令,并通过议案,弄到“好象真的一样”。
结果,当民联要向每个议员联署,提出要在国会辩论内安法令时,15个马华议员和2个民政议员立刻“缩春”!不敢签!那你谈什么检讨,什么废除?

在党代表大会上的一切只不过是在媒体前做做戏,给人一种错觉,好象马华民政开始硬了。
结果??选出来的新领导层也不是一样没有种!

内安法令是超级恶法,你们难道不知道,一天不去检讨/废除它,它就依然会祸国殃民吗!

马华,民政,你可以问下你们自己,你们还残留什么政治价值吗?
寄望你们去争取民主人权?please la,你们没有做对不起国家民族的大事,我们都已经要谢天谢地了!

烂政党!可以早点死吗?

About ZYH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adipiscing elit. Maecenas euismod diam at commodo sagittis. Nam id molestie velit. Nunc id nisl tristique, dapibus tellus quis, dictum metus. Pellentesque id imperdiet est.

22 comments:

B@dman said...

我倒不觉得你因为这件事就论断马华和民政无能。我向每个人都非常清楚,在辩论国家财政预算案时,许多国会议员都对内安法令提出了看法,包括林吉祥。所以,已经有平台辩论的议题,为什么还要另寻一个多余的平台辩论呢?显然是林吉祥哗众取宠已获得政治筹码的多此一举。。。

林季 said...

戏子唱戏,岂可当真?

还记得“虚”子根说:“即使有60%以上人要退出,我个人选择留下。”,杨德利还不是遇副手回马枪!

政治一直都是这些人说了算,除非又那么一天我们说才算,他们才会回头来,拥抱我们的大脚!

如果现在仍可以选择人民的钱当自己的钱,政治人物还当自己无所不能,有人民怕变天,有人民盼国阵改变。

请问,还有人相信自己不断催眠鼓动自己,别这样,别那样,人民真的被官或政客玩弄在指头!

shinliang said...

如果你只有有一个愿望,请千万不要祈求马华、民政早点死。一定要祈求巫统早点死。

如果你有3个愿望酱就不同讲啦!

ZYH said...

b@dman,
1.动议一个辩论内安法令的环节和在财政预算案里提出对内安法令的看法是两码事,后者根本就只是能取巧的辩论,蜻蜓点水,不存在任何特定的时间,前者则是一个能让朝野真正去辩论内安法令的利弊,也比较容易让全民关注。

2.我当然能说马华民政在这个事件上无能,为什么你敢在党大会说通过检讨内安法令,却始终不敢再国会辩论内安法令呢?

3.林吉祥多年来为了反对恶法身先士卒,内安法令祸国殃民已经是人尽皆知,如今他要求支持废除内安法令的朝野议员在国会辩论内安法令,以一起为废除内安法令再跨前一步,这是为了马来西亚的民主和人权,是非常迫切的,又何来为了获得政治筹码之说呢?

ZYH said...

shin liang,
哎哟,如果我有一个愿望,当然是要让自己被称亿万富翁啦。。。。哈哈。

anyway,无论是巫统马华民政,我都希望它们早点死啦,留下来祸国殃民!

shinliang said...

"哎哟,如果我有一个愿望,当然是要让自己被称亿万富翁啦。。"

酱你跟马华什么差别?

B@dman said...

1,那么我们就得探讨林吉祥在国会是否有针对内安法令提出其高见了。我想你可以到国阵后座议员俱乐部的官网看看林吉祥在国会挑起什么课题。在辩论财政预算案时,他都没有提出令人说服的理由,那么又怎么能获得支持呢?辩论财政预算案时,提出内安法令也可以深入辩论啊,这是取决于朝野如何拿捏。因为没有任何明文规定不能深入辩论啊。。林吉祥拿捏不到就算另设平台也无济于事。

2,检讨内安法令不单可以依循国会也可以通过内阁讨论。再者,他们是不是不敢还言之过澡。毕竟,在他们的角度,已经有平台了,决定不另设平台。按照这个逻辑,他们没有不敢啊。。如果把不支持这项动议=不敢辩论,太武断了。。

3,林吉祥是反对恶法还是为反对而反对?当年,槟城计划兴建第二大桥和单轨铁路时,第一个反对的是他!现在,要求中央的是他儿子啊。。我只想说他没有看到长远问题。内安法令的问题是出于其执行机制而非内安法令的有效性。我们要改的是改变执行机制而不是废除。试想想,日后国家再次面对危机时,少了内安法令,我们该怎么办?

珽凯 said...

死可以解决问题吗?可以但想想巫统死完,马来西亚会有至少二分之一中下阶层的劳动者,国家发展力大幅下降,有用吗?马华民政死完,马来西亚会有四分之一的中上阶级白领人士死完,少了智者的劳心,国家发展力也下降,有用吗?

(anyway,无论是巫统马华民政,我都希望它们早点死啦,留下来祸国殃民!)

如果他们早死,你才是祸国殃民啊!

不要有这种想法啦,不然火箭永远只会“飞“没有建设!要解决已经根深蒂固的问题,不是两三天的事,相对有效的是,改变下一代的想法,创建成熟的马来西亚新新一代,只有不分种族的改变新一代的思想,才是上策。

Kaito Liew said...

馬華和民政的角色,就好像中共的八個花瓶黨。他們的作用不是執政黨,而是參政黨。

馬華和民政的出現只不過粉飾我國“多黨共治”的民主盛況

陈志忠 Chee Tong said...

你好,初次来访。。。

马华、民政过去都是以大势喧哗,再来就是“理智”协商的方式,不好听就是所谓的福利组织或一个强势的华团在争取权益一样。。

到了最后还是忧心这个,担心那些。。。。

新领导层标榜敢怒敢言,那么岂不是与反对党有何分别呢?那么就叫他们退出执政集团啊。。。

一直强调在朝好办事,但却在门外喊而已,到底他们是扮演什么角色,现在他们也许搞不清楚。。。。

我评他们无能,不是因为他们不敢签署,与反对党站在一起。。。他们是“执政党”。。

而是认为他们无法在自己执政集团里发挥所长,甚至要像反对党一样。。。
那么人民还选他们来干嘛?
倒不如就全部支持反对党就算咯。。。

他们一开始标榜的敢怒敢言就让我们苦笑不得了,一个执政者同时也不承认自己当家不当权的政党组织。。。他们自己也应该觉得羞耻。。。

badman,
我不懂你是不是马华党员,

但是你有没有发现到,如果一个法令是在约束你的自由,甚至会随时随刻在你不知情下扣留你,请问你会有安全感吗?

那么这样的法令需不需要一个平台来辩论呢?

还是在谈一些国家大事之时,这个法令是题外话,“随便”拿来讲。。。

你是人民,你选了一个代表进入国会,你允许你的代表这样做吗?

你是人民代表,你对得起人民吗?

连这样的法令也不受重视,我没有话说!

陈志忠 Chee Tong said...

badman,

马华、民政不支持这项动议,我是可以理解,因为他们是“执政党”,他们可以通过内阁来寻求解决方案,又或则可以在内阁里提出修改等。。。

现在问题回到这点,那么到底他们有没有在内阁提出呢?
他们如何在内阁修改呢?

还是他们在内阁请求巫统,哀求巫统?

他们连最基本的角色扮演也搞错了,一个执政党却要沦落到发起反内安法令甚至要检讨内安法令等。。。

有本事就应该说:我们的总会长会在内阁修改内安法令甚至是废除内安法令。。。。

而不是说:我们总会长将在内阁反映这些问题,让内阁知道我们的不满。。。

这就是分别。。。。
你现在不要倒回来告诉我,因为巫统,所以需要一些时间。。。。

要硬、要改变,是马华自己讲的,没有人逼他们。。。现在又说需要时间让巫统自己改革。。。那么岂不是讲了就算?

ZYH said...

廷凯:

我这个亲爱的学弟,你在讲什么?
为什么巫统死(解散或倒台)会有1/2的劳动阶级死?为什么马华民政死就有1/4的白领阶级死?你知道你讲这番话有多荒谬就有多荒谬啊!你是一名冠军辩手咧。

首先,你以为巫统和马华代表人民吗?就算他们有很多党员,可是并不代表他们代表人民,何况他们倒台后,他们的党员为什么就会跟着“死”!难道这些党员在巫统马华倒台后,也就立刻变成失业的一群吗?要记住,巫统马华不是代表人民,他们只代表着朋党!

为什么政党的倒台等同于国家发展会倒退?终结一个极权政府,实践民主的健全发展,公平的分配经济资源,这不是对国家有利无弊吗?为什么你会认为国家发展会倒退???

廷凯,为什么你会有这样的想法?

内安法令侵蚀着我们的人权,就如陈志忠所说,马华民政身为执政党,但他们50到底为废除这个恶法做了些什么?

如今看到民意改变,就忙不迭地在党大说要反对,但是人家邀请他一起在国会辩论,却又不敢。到底这是做戏还是真的想反对?

马华民政只讲不做,还助纣为虐,你还为他辩护?

你还说火箭只会飞,不会建设?火箭执政槟城和霹雳州所给予的利民政策,如颁发永久地契,制度化拨款给独中,这些建设,马华民政执政50年也做不到,就连马华元老陈祖排都说为马华感到汗颜。这样的政党,到底还残留什么政治价值?

在大是大非面前,我们没有必要假装中立,对就是对,错就是错。

民主自由不是从天掉下来的,是我们共同努力争取的。

廷凯,让我们一起共同奋斗吧!

聪涵 a.k.a buggie said...

tk,

我不是很了解你在讲什么……
不过我知道yuhui指的“死”,是指要国阵倒台/解散/瓦解。但是国阵倒台/解散/瓦解后,那些劳动阶级白领阶级的百万党员还是会作为一个人民的身份为国家贡献,不会真的去死啦。
所以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你会说祸国殃民……

不过当然我不希望国阵死完,毕竟我不想从国阵一党独大变成民联一党独大,那样的话就只是赶走怪兽引来小鬼。对国家没好处。

还是让国阵党在野党好了。

sanjiun said...

我是 RPK 的支持者。。。
最近几个星期, 我都参与了在 AMCORP MALL 前草场举行的“反内安恶法与声援柏特拉的聚会”。

我发现一个很奇怪的现象:大多数参与的人,都是从英语为媒介的部落格那里获知消息。 而且,大多数的人,都是在英语部落格“混”的人。。。

我到过很多中文部落格和论坛,发现大家对废除内安法令有很强烈的意愿,也都很同情在内安法令下被扣留的无辜人士和家人。。。 却很少人愿意“挺身而出”,参与这类的活动。似乎,大家都不知道这类活动的存在。

当我发函邀请一些网友时,很多人都说“害怕被ISA”,“害怕警察”。。。这些回应,让我觉得很失望。 大家嘴里说反对,其实没有人敢站出来。

其实,这个活动已经进入了第三个星期。。。人数一个星期,比一个星期多。 民联议员们也纷纷到场支持。 YB 刘永山说,这个活动,是民联政府批准的。他保证, 绝对不会有警察干预。 事实也证明,这三个星期以来,警察连影子也不见。

我希望,以您在中文部落格的影响力,在这个圈子呼吁/宣传一下这个活动,让更多人可以参与。这个活动并不只局限于英语部落格的圈子。
关于这个活动的详情和报道,可以到我的部落格看看。sanjiun.wordpress.com

我希望大家可以踊跃参与,不要只是说说而已。
RPK 为人们做了那么多,我们只是每个星期到场点点蜡烛而已。相比之下,是微不足道的。不过,对于 RPK 和兴权会的家人来说,我们的到场,就是给他们最大的精神支持。好让他们可以继续为在KAMUNTING里面的家人努力。而玛丽娜每一次到场,都非常感动,说我们大家对他们而言,就像是一家人一样。当她把我们每一次聚会的详情告知 RPK 时,他都感动不已。

聚会详情:
地点:PJ AMCORP MALL 前大操场
时间:每个星期日,晚上8点 (历时大概1小时左右)
请记得带上红色/黄色的蜡烛。
现场也有售卖T-SHIRT (RM 20)。

另外,11月7日是拉惹柏特拉申请人身保护令的判决日,请大家(如果有时间),到沙亚南法庭支持。如果法官批准,就代表 RPK 可以离开KAMUNTING 那个鬼地方,等待公平的审讯。

谢谢!

B@dman said...

志忠,
我不是马华党员,不过那天马青党选错过了见面的机会。。。
基本上我们的观点没什么出入。。。
我认为有必要辩论,也认为现有的平台足够了。。至于内阁里是否有反映就不再讨论范围了。。

珽凯 said...

haha , have a lot of trouble abt study until dun kno wat i m talking last last time ...

in fact , i kno tat a lot of Umno member come from low n middle class , so i juz concern abt tat .
n 1st i think ur word "die" in tis post not so suitable so i simlpy talk like tat ...
look like so emotion n nothing
if u put 解散或倒台 is better

biside tis , i juz wan u kno tat we want to solve problem cant like wat u talk wif emotion tat y i say DAP cant only like wat u talk n wat u do , we need to change totally ...

ZYH said...

tk,

我当然知道行动党应该也讲也做,而的确行动党也是一个敢讲敢做的政党,在反对内安法令的斗争里,行动党从来都不缺席,这一点你不用为行动党担心。反而马华才是敢讲不敢做的政党。你应该多劝马华,不是行动党。

读书加油啦,不要读到傻掉!!

哈哈

珽凯 said...

tat' y i m not worry abt DAP but i worry abt u , if u really wan to fight wif democcrasy , u cant do thing wif a lot of emotion . If u do d thing so emotionly , wat d different wif u and d ahmad ismail ???

ZYH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ZYH said...

Tk,

请问我几时很情绪化地攻击人啊?我举出的都是事实,而且是就事论事。你竟然还拿我和阿末伊斯迈相比?阿末伊斯迈根本都不是情绪化,他是有动机地发表寄居论,他是种族极端份子,我是吗?我只是指责马华民政敢讲不敢签,何来情绪化呢?何况叫马华巫统死,有问题吗?他们难道不该倒台吗?你的指责真是让人啼笑皆非。

何况,你一开始就是指责行动党的哦,为什么现在调转枪口指我个人呢?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呢?嘿嘿。

总之,希望你不要再纠缠我这篇文章了,你提出要反驳我的论据一个比一个弱,到最后还要指责我“情绪化”,而不去讨论我这篇文章的重点即马华民政说敢反对内安法令,但是却不敢签署辩论。

挺凯,我下次会带你听多点讲座,示威多点,让你更加认知什么是民主人权,什么是自由平等。但是请求你不要好象上次绍谦带你去听讲座一样,睡觉哦,不然改次会再次把巫统等同于代表人民,哈哈。这样你会辜负学长栽培你的苦心。

珽凯 said...

最后一贴。。。

我觉得有必要澄清几件事
第一,我从来都没有指责行动党在这件事上做得不好或做错,你不要栽赃

第二,我所谓的情绪化指的是你用的字眼,看起来很情绪化!我只是觉得你或许是党内将来的重要一员,用的语言需要妥当一点。至于拿你和阿末来比或许不恰当,但换个方式想,他不也是要用情绪化的说法获取马来人的支持吗?

第三,我们之间有许多的误解,或许是我写的不够清楚

不要有这种想法啦,不然火箭永远只会“飞“没有建设!要解决已经根深蒂固的问题,不是两三天的事,相对有效的是,改变下一代的想法,创建成熟的马来西亚新新一代,只有不分种族的改变新一代的思想,才是上策。

我是要讲你不要酱想,因为你是党的新生代,而不是职责行动党。。。

我当然是支持民联废内安法令,所以我没有质疑你的内容,而是说你的遣词用字不妥,你不要乱诠释!

你可以在看回我写的东西。。。
真的没有讲废除ISA不好。。。
不要想当然尔的以为我能够接受国阵的政策。。。

“何况,你一开始就是指责行动党的哦,为什么现在调转枪口指我个人呢?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呢?嘿嘿。”

难言之隐,就是你对我写的真的是不了解。。。
我要想想是哪里写的不够清楚

flying said...

再我看来,国阵就是贪污腐化.

你们怎么可以说林吉祥哗众取宠,为反对而反对呢?你们知道他和其他反对党党员因为敢于反对吃了多少苦吗?他们为的是什么?难道是为了他们自己吗?如果要荣华富贵,他们早就加入了国阵,他们为的是人民啊!!

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还会有人支持国阵,难道都没有看到他们做的暴行吗? 难道都没有看到他们的腐败吗?可以告诉我吗??我是真的真的不明白.

不要告诉我给国阵时间改变,五十年难道还不多吗?我有很多朋友离乡背井到新加坡工作,孤孤单单又辛苦,为的是什么,就是因为那边经济比我们好太多了,钱比我们大一倍,我时常在想,如果我们的经济也和新加坡一样,那么他们就不用去那么远工作,为什么呢?为什么呢?就是因为管理马来西亚五十年的国阵贪污腐败无能!!!所以你说还能再等吗?难道要再多等五十年吗??!!

有人跟我说:“反对党上台就能做的比国阵好吗??” 这是哪国话啊?担心反对党不够好,所以就让腐败的国阵继续管理国家?308过后,我想大家也不用担心了,事实证明民联决不会输给腐败的国阵,也只有民联可以带来改变。

还有就是内安法令等等的恶法,他们动不动就用这些恶法来对付反对党,异议者,我时常再想,他们只知道坐大房车,住大洋房的滋味。有天应该让他们自己也尝尝坐牢的滋味?他们才会明白坐牢的恐怖!!他们才会明白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还有很多很多,我手也酸了,不想再写了。但我真的很想知道为什么上面那几位会支持国阵呢?可以告诉我吗?你们是马华党员?还是你们的亲朋好友是马华党员?还是说你们都被洗脑了呢?可以让我知道吗?


Contact Form

Name

Email *

Message *

Translate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