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My Blog!

This is Boxer Template Demo Site
Follow Me

武吉公满村民在等着您–至黄燕燕部长的公开信



By  ZYH     Monday, May 04, 2009     

他是我从中学开始就崇拜和尊敬的辩手,凌国文无论是辩论还是写文章,总是非常之“劲”。如今他的家乡劳勿武吉公满面临毒害,而且已经有一个人死于非命,但是国阵政府却完全没有任何反悔之心!继续为了图牟暴利而让朋党公司挖金!这样的一个政府,死有余辜!

我转载凌国文这篇给劳勿区国会议员黃燕燕的公开信,就是希望更多人知道国阵政府即使最近有一些“开明”的举动,也无法弥补它们过去50年对这个国家所做出的伤害。

只有换掉它,我们国家才有明天。

尊贵的黄燕燕部长,

您好!恭喜您转任旅游部长,得以一展所长。但愿您在忙着往海外推广我国旅游业的同时,也没忘了本国的子民,尤其是在去年大选时,让您成功进入国会的彭亨劳勿国会选区的人民。

我是劳勿县武吉公满新村的一个普通村民。由于工作的缘故,我现时大部分时间居住在雪州;可是在我心中,武吉公满才是我真正的家,那儿有我最亲的家人,还有我成长的印记。

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武吉公满因为蓬勃的金矿业而享有一段繁华的历史。随着金矿开采业于上世纪60年代的没落,武吉公满铅华尽洗。近数十年来,这里一直是一个民风淳朴的典型华人新村。

2007年初,安逸静谧的武吉公满新村在相隔40余年后再度成为新闻焦点。劳勿澳洲金矿私人有限公司在我们村民不知情的情况下,取得彭亨矿物及地质科学局的批文,在武吉公满新村的金矿区进行山埃(cyanide)采金。

对于大部分村民,山埃是个陌生的化学名词,有关机构也没有主动向村民讲解山埃的危险性。村民在自行寻找资料后才发现,山埃是一种剧毒物质,人类吸入高浓度山埃,会导致立即停止呼吸而死亡!

面对着自己土生土长的家园,极可能沦为“毒村”的威胁,村民们成立了“反对山埃采集委员会”,积极向外界传达求救讯息。

然而,一个只有区区四百户人家的小村,如何与国际财团及执政机关抗衡?两年前,山埃采金的大业已经在村民的反对声浪中开始进行。

尊贵的,我们不明白,
为何矿地距离最近的住家只有两公尺之遥,州政府却可以放一万个心批准金矿公司以致命的山埃采金?山埃一旦泄漏至湖中或是空气中,谁来保障我们家人的性命与安全?


尊贵的,您曾经安抚我们:“只要山埃公司按规则行事,山埃采矿便不成问题。”可是,如果有人不按规则行事呢?就算人人都奉公守法,有谁可以担保意外不会发生?

这并非危言耸听,全球曾发生多宗山埃泄漏事件。资料显示,1992年美国卡洛拉多西南部曾发生一种山埃泄漏意外,导致27公里内的鱼类和其他河流生物全部死亡。而我家人居住的地方,离矿场不过区区1公里之遥。

立百病毒的事件,已经给了我们惨痛的教训,更让我们认清,官员口中的“保障”究竟有多大的保障?

过去两年来,人数不多的村民举办群众集会、生活纯朴的村民走上街头、不善辞令的村民召开记者发布会、教育程度不高的村民发表文告。。。一个平民可以做的事情,村民都做了。

村民早前公开邀请您前来本村暂住,不是要为难日理万机的您,而是希望您可以切身体验我们的惶恐不安。我们只希望,有关机构可以停止以山埃采金。

在当权者眼中,或许我们是一群冥顽不灵的刁民,然而,如果今天受到威胁的是您的家人,我想,尊贵的,您也会和我们一样想尽办法保卫我们的至亲、捍卫我们的家园。

采金公司不理会我们、彭亨州政府也不理会我们。尊贵的,您是我们在最高立法机关的代议士,能够为我们请命的,也只有您了。武吉公满三千多位村民,衷心期盼您可以将我们的焦虑,带进内阁向您的同僚反映。

在新首相“人民优先”的施政理念下,我们相信,没有人的声音会被掩盖、没有人的利益会被忽略。敬候您的佳音。

祝您与家人幸福,安康。

武吉公满村民
凌国文上

凌国文后注:


这部分不是公开信的内容。只供我抒发悲愤。

上面最后一张照片,是“反对山埃采金工委会”财政张少平先生的出殡仪式。

张先生为了躲避矿场传出的异味,将妻子送到吉隆坡居住,自己则搬到榴莲园去独居。日前被发现毙命于果园内。

警方说他是死于心脏病,与矿场无关。可是,如果不是为了逃离矿场的毒害,他会需要与妻子分隔两地,独自居住,甚至病发之后都没有人发现吗?

村民投诉矿场传出异味,环境局到新村“调查”数小时候就匆匆离开,有人给我们交待吗?

村民带领一名外国环境专家到矿场视察,结果警方以擅闯私人地段为名,扣留了这群年龄介于51至63岁的老村民。

纳吉到茨厂街拍下照、到富都车站喝杯茶、喊两句不知所云的口号、再象征式的“小开放”,你们就急着拍烂手掌,仿佛不一同歌功颂德的就是盲目反对派。

问一问自己的良心,不顾人民死活的政府,值得我支持吗?

再问一问你的良心。如果还有的话。


凌国文欢迎各位转载此公开信

About ZYH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adipiscing elit. Maecenas euismod diam at commodo sagittis. Nam id molestie velit. Nunc id nisl tristique, dapibus tellus quis, dictum metus. Pellentesque id imperdiet est.

3 comments:

Kaito Liew said...

這種事件在獨裁體制是很常見的,讓我想起了中國廈門的PX化工事件。

獨裁政府和大財團勾結,老百姓就變成俎上魚肉,任人宰割,真是可悲。

凌国文 said...

宇晖,

谢过了!

朱政晖 said...

你让我想起我的现在的住家。
许多年前曾经多次炸石求屋业发展,由于环境所逼,我只好搬迁至此地。

相信大家都曾经看过类似的报导:“蕉赖巨石惊魂”,这是报导我和邻居这里的几十户人家。

我家风水好,因为后有靠山。山崖谷底旁的排屋,在我搬进去以后曾经两次因为下雨泥土松泻而导致泥水掩埋地板。所来好笑,我常对别人说,虽然我住在半山,却时常发生水灾。

还有一次更够力,巨石落下,小公园和最旁边的屋子遭殃。结果上报,小公园从此不开放,我们几乎人家被安排到酒店住了两个星期。

幸亏没有搞出人命,不过就算出人命又如何?不过是报纸登一登而已嘛。政府为什么会批这种石山边的房屋工程?袋袋平安,路人皆知。

政府的眼里,利益至上,人命嘛,贱之!

虽然后来石山用铁网围了(真的有用吗?),然后山顶的泥被铲了(你猜他铲来干嘛?),可噩梦还没有完,因为现在山顶上建着公寓。。。

泥壤被铲掉是用来建公寓的,你以为是为了我们居民吗?太天真了,这样的工程,政府不知又捞了多少油水。却牺牲了我们居民的利益。

我们天天提心跳胆,看着家后半径不足10尺的石山上建高楼,时不时有沙石掉下来,时不时有砖头掉下来。有时半夜风吹草动,后院的自来狗儿们便狂叫提醒我们。

这样的生活还要到几时?

依然有许多无知的人还盲目投向国阵的怀抱,待受害之际就太迟了。

勇于改变现状,把票投向民联,人民才有希望,也让狂妄自大的国阵负起责任,把贪污杀人的官员全部抓去坐牢!


Contact Form

Name

Email *

Message *

Translate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