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My Blog!

This is Boxer Template Demo Site
Follow Me

民联的“道”在哪里?



By  ZYH     Tuesday, April 27, 2010     
身为民联的一分子,看了学长Shinliang、学妹Onion、战友国文三篇在民联兵败乌雪后写的爱之深,责之切文章,心中真的有很多感想,必须写下来,希望民联能够及时亡羊补牢,把握下届大选的黄金机会(最后的机会?),推倒暴政,还马来西亚人一个尊严,许下一代一个未来。

民联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到底要如何才能挺进布城?我觉得首先必须先解决以下几个问题。

1. 民联的“道”在哪里?

2008年4月1日,安华、林吉祥和哈迪阿旺宣布公正党、行动党和回教党三党继1999年之后结盟,联盟名字为“人民联盟”,当时民联雄踞5州,又否决了国阵的2/3国会议席,一切都是那么美好,也有着“候任政府”的气势。

2008年4月14日,当安华重新获得政治参与权时,在马来政治腹地Kampung Baru高调复出,喊着的是一句又一句震撼人心的“Ketuanan Rakyat!"(人民主权)时,当时的安华和民联对入主布城根本就是信心满满,无可否认,当时的民意的确强烈的靠在民联这里,所以民联才有916变天的大计。

安华喊出“人民主权”的战略目的就是摆到明要将巫统的“马来主权”来个釜底抽薪,当时虽然没有任何实质的内涵,但“人民主权”的确让人民如沐春风,更重要的是,这句口号是琅琅上口。

然而,自从那次的大集会和916变天失败后,“人民主权’似乎就这样不见了,就连安华在308大选前提出的”新经济议程“也无影无踪。

纳吉在去年4月接手首相前,先发动霹雳政变,打击民联的气势,虽然我们可以炮轰纳吉卑鄙,但他的确在霹雳政变之后反超民联,并以“快狠准”的手法打出“1个马来西亚”来重新凝聚国阵的基本盘,吸纳中间选民。

丘光耀说过,政党有“道”和“术”,如果你问我,我觉得民联现在有“术”没有‘道’,国阵却是有“道”,又有“术”,虽然那可能是“邪道和邪术”,但却导致我们在气势上自然输给国阵,而政治和选战上,没有气势,就很难拉抬选情,在最后一刻一锤定音。

民联各领袖肯定不会忘记,他们是如何从90年曾经一度攻破国阵2/3多数议席(差7席而已),到95年的惨败;他们也肯定对99年来势汹汹的替阵到04年的一败涂地记忆犹新。

90年,当时的人阵强打“改朝换代/两线制”为主轴;99年,当时的替阵则强打“迈向公正的马来西亚”,都取得相对好的成绩,然而当91年,马哈迪提出2020宏愿时,在野阵营毫无反击之力;同样的04年阿都拉的“清廉首相”,也让替阵一筹莫展。

这些教训,公正党、行动党、回教党还没有受够吗?在资源和国家机关都被国阵垄断的当儿,软攻势就足以摧毁在野党。

但民联现在就是没有“道”来反击“一个马来西亚”,导致人民无法用“一句话”来形容民联的政策。
去年民联推出共同政纲时,显出了诚意,但却不解为何没有为这个共同政纲冠上“名字”,如“人民主权--民联政纲”,简单来说,就是应该把“人民主权”从一而终!一直到下届大选,要人民从“人民主权”与“一个马来西亚”做抉择。

去年跟国文他们喝茶时,谈到当年的“人民主权”,我们都很扼腕叹息,为什么那么具有战略意义的口号会空置一边,搞到现在民联只是沿用反对党的攻势,以课题进攻,也就是“术”,最终只能对“一个马来西亚”隔靴搔痒。

今时今日的反对党完全不能同日而语,当初的反对党真的只是反对党,如今是掌握州资源,并拥有大量的国会议员,三党不会轻易说分手就分手,国阵也的确没有像以前那么容易攻破民联,乌雪成绩虽然败北,但累计的支持力量可见一斑。

对比起90年后和99年后的在野党,现在三党合作的基础强大很多,但是却没有一个交汇点,无法凝聚三党最强的实力,来反击巫统主导的国阵。到底为什么民联没有“道”,因为民联三党的协调不足?为什么协调不足?

这就回到一个很关键的问题,也是我一直想民联同志深思的问题。


2. 民联优先,还是火箭/蓝眼/月亮优先?

我们问慕尤丁是马来人优先,还是马来西亚人优先,拿了彩,我们也知道在民联的大多数战友都愿意承认我们都是马来西亚人优先,种族为后。

但是你们是否愿意民联优先,火箭/蓝眼/月亮为次?

然而从民联执政的各个州属政策,到基层合作打选战来看,我们必须承认,我们三个党很多时候是“平等分权,各自为政”。

三个党在联盟里面的地位是平等的,比起国阵里巫统一党独大的情况,民联的合作模式的确是值得嘉赏的。但无可否认,我们有时平等过头了,略显团结不足,国阵虽然由巫统霸权领导,但是它有一群很听话的随从如马华和民政,所以“看起来”很团结。我们民联不要有随从,但是不是就一定要时时刻刻以自己党的利益先行呢?

这样,我们结盟来干嘛?

从政策上而言,想当初2008年4月1日,民联成立日,安华和其他民联领袖都有说会统一各州政策。然而,到了今天,好政策很多,但不统一,槟城有分发抚恤金予老人,为什么吉打和雪兰莪没有?为什么雪州有免费水,吉兰丹和槟城没有?霹雳有永久地契,为什么雪州没有?

反此总总,虽然明白各州面对困境不同,但肯定会有一些政策可以共同实行,如真的不能实行,至少有个交代。除了政策上,政府路线上,各州也毫无交集点,槟城是CAT,雪州是Merakyatkan Ekonomi,如果各州首长可以坐下来好好谈,再以一个“道”作为口号、精神、标语、徽章来治州,民联的统一性和共性才能彰显,也会给人民更多的信心,委托他们入主布城。

从基层合作而言,我觉得这更加薄弱。

首先,我先向每一个加入民联的人致敬,毕竟几乎每个都是有理想和原则的,甚至不怕牺牲。但是,在面对共同的恶魔之际,我们能不能互相忍让一点?多点对话,少点抱怨,我们就不会那么辛苦。

就拿乌雪补选来说,不了解为什么三党竟然没有共同的竞选口号和主轴,甚至是布条的主色、字体、徽章,统统都是你做你的,我做我的。一时看到,"拒绝分化政治",一时又看到“捍卫乌雪,改造大马”,一时又看到“拯救马来西亚”;那最后到底是要改造马来西亚还是拯救马来西亚?

全部文宣其实都有创意,但是没有统一,没有主轴,打来打去都不能直击“一个马来西亚”的核心。也许这就是因为我们三党之前没有“大道”的原因,导致连“小道”也出不来,真是可惜。

此外,在一些重要的民联场合如公布候选人及选前之夜的超级讲座,基层是否有敏感度地挂上三党的党旗、播放三党的党歌、或甚至播放一首“民联之歌”或竞选主题曲?(虽然打了12场补选,这两样肯定还没有做)

除了选战,一些其他小型活动如选民登记运动、农历新年庆典、开斋节的门户开放这些与选民接触的活动,民联三党是否有协调好,到底要做些什么?统一性在哪里?

基层是政党最重要的一环,民联三党的基层如果多点谅解和协调,一切以民联利益为首要考量,党的利益为其次,如果能这样,相信很多问题,我们将能迎刃而解。这是我们基层最容易做到的,不是吗?

3. 选区战略部署

这是夺下布城最重要的一环,民联必须知道,马来西亚不是奉行总统选举的一人一票制,我们是走选区制的。在总统选举,我们只要选票过半,就可以执政,但是在奉行选区制的马来西亚,我们选票或许可以过半,但议席未必能够过半,这一切就功亏一篑了。

以下是老友王德齐在《当今大马》罗列出56个国阵的“边缘”选区:


56个里面,只要拿掉30多个,我们就可以入主布城。但是,除了要“攻城”,民联其实也不要忘记“守城”,民联有更多的危险选区,其中一个乌雪,已经在425给国阵拿回了,这些危险选区包括:

*Pasir Mas的独立人士Ibrahim Ali已经宣布亲向巫统,Kulim Bandar Bharu 和 Nibong Tebal的Zuikifli及陈智铭已经分别被开除和退党成为独立人士。

之前,一直有分析说,只要多少%的转向,民联就能入主布城,这样的分析,如果用在一人一票的总统大选,那是正确。可是用在选区,却是不够准确的,因为选票的转向幅度,是因选区而异。

就比如说在2008年大选,行动党在近打谷竞选4国11州,赢得3国11州,其中在怡保东区、怡保西区、华都牙也全都以5位数的多数票拿下,4个国会底下11个州议席全都胜出;但是火箭却在金宝国席落马,毗邻的议席可以赢超过2万,甚至有林吉祥和冯宝君坐镇,但是却为何帮不到近在咫尺的金宝?

上届金宝输了2000票,问题出在哪里?问题就在选区的课题不同,如当地拉曼大学即将建峻,该区国阵候选人李志亮人缘极好,因此当地人民州投火箭、国投国阵。

在打选战时,国家议题可以是主导,但是选区的一些课题却是不能忽略。金宝就是输得最可惜的其中一个例子。

308两年过去,民联有没有划定夺权选区或保护边缘选区?在这些选区重兵部署、进行针对性地进攻,如登记新选民、勤做民生服务、多办亲民活动都是民联现有资源下轻而易举能够做到的。但是民联有做吗?别忘记,国阵还是最厉害绑桩的。

我一直深深相信,下一届大选是改朝换代的唯一“黄金机会”,我们保住州政权或夺下更多的州政权,其实对改革国家于事无补,毕竟权力已经高度集中化于联邦政权。我们要更换的,是联邦政权,我们输一场补选没关系,但是一定要重新拟定“统战‘策略,才能通过选举,一举歼灭暴政。

人民需要努力,民联更应该自强!大家一起加油吧!

About ZYH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adipiscing elit. Maecenas euismod diam at commodo sagittis. Nam id molestie velit. Nunc id nisl tristique, dapibus tellus quis, dictum metus. Pellentesque id imperdiet est.

6 comments:

zeqin said...

(一)
民聯其實只有很多的口號,這些口號,沒有真正去賦予人民權利,動員人民去爭取權利。很多時候真的只是喊喊一下。搞些小動作討人歡心,這種最容易讓掌握更多資源的國陣打敗。應該向教育群眾本身的權利,如果立法保障等等。而不是一味派糖果。

(二)
黨的組織,理念及幹部
除了伊斯蘭教黨比較有組織性,公正黨及行動黨更本沒有組織可言。只有幾個人做工,組織。理念更是缺乏,沒有政治理念如何吸引有理想又幹勁的群眾?

Chen Jie@陈杰 said...

aiya, PR ppl talk too much and still day dream 308 ...

Kaito Liew said...

暉哥,好文章~~!!!

Victor said...

虽然派别不一样,但是如果民联能够成长而持久,我还是乐观其成的。

我出席过一场补选前的辩论会,辩论双方来自马华和火箭。我看到的问题和几位朋友的观点近似:民联似乎提不出一个‘国策’ / 发展方向。

批评国阵,能让人民不喜欢国阵。但是如果民联不能形成一个‘可以让人放心委托政权’的‘一个阵线’,民联走不远。

民联在308的佳绩,是批判国阵的巅峰之作。人民很大程度上是投惩罚票、愤怒票。可是,情绪不满是不能持久的。你不能期望每一次大选都碰上经济风暴、政府不恰当的汽油政策、林甘录影、兴权会...

是的,‘人民主权’的口号琅琅上口。但是我觉得,民联现在缺乏的不是‘口号’,也不是缺乏‘统一的口号’。民联缺乏的是‘政纲’。其中应该包括:

a. 价值崇高的政治远景 - 人民在道德考量上上不得不支持
b. 让人民垂涎的承诺 - 人民在利益考量上想要支持
c. 落实的策略和方针 - 觉得可靠!!可以支持。

你的文章集中在讨论选战策略。可是我觉得,更重要的议题应该是:民联的政纲。

你说得对。民联现在有术无道。但是‘人民主权’的口号,似乎还只是术。

仅一孔之见耳。与君共勉。

ZYH said...

渐彪,

谢谢你的分享。

其实我要说的就是,“人民主权”不只是口号,它更是民联的政纲蓝本,或未来民联执政后的发展方向。

它里面可能包含去年12月民联的共同政纲的重要内容,如下放联邦权力、净化司法、废除恶法。

也就是说,“人民主权”是道,也可以是术。

无论如何,现今三个党好像都不是很喜欢提里面的东西,只会一味批判国阵的弊端,令到许多选民根本不知民联有什么改革方向,这是令人遗憾的。

Gooi Mee said...

I read and echoed what was written that PR needs to take a unified step to counter the 1 Malaysia slogan. Needless to say, a lot of us are hungry for changes and yes, an golden opportunity is awaiting but what can PR offer ? They may stir the blood of the raykat during talks but hey, we are talking about taking over the helm in perhaps less than two years time, it is definitely more than disclosing briberies, money politics or lodging police reports over racist remarks. I see great urgency in PR to listen to the critics ( I am relieved that there is much concern for the future of PR.) and to have a composed theme in the coming GE. As a start, they have to register as a PR entity, what are they waiting for?


Contact Form

Name

Email *

Message *

Translate

ads